东体小编微博: 东体在线改版啦!改版测试期间如果各位读者遇到问题请评论给小编哦,感激!
新闻 \ 其他 \ 内容

【改革开放40年】陈光26年后回看“诸城改革”(

2019-06-12 17:5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东体在线小编 字体大小:    

1995年12月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朱镕基和国家体改委主任李铁映就深化国企改革问题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座谈会。山东省体改委主任张龙汇报了山东正在推广诸城做法、加快县域企业改革的情况。朱镕基同志多次提问,并让参加座谈会的诸城市长鞠献宝回答。就在这次会议上,朱镕基拍板决定组织调查组到诸城调查。国务院办公厅很快通知山东省政府:由国家体改委副主任洪虎带队,国家体改委、国家经贸委、国务院研究室、国务院办公厅、财政部、人民银行、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国家土地局、中央党校等九个单位21人组成“赴山东诸城联合调查组”,对山东省诸城市市属国有企业改革情况进行调查。

省政府通知我到省政府开会。省长李春亭、常务副省长宋法棠、分管工业的副省长韩寓群、秘书长林廷生四位领导同志和十几个厅局长参加,传达国办通知和调研提纲,研究接待方案。省长问我打算怎么办,我说:丑媳妇总得见公婆,怎么做的就怎么说,是非功过,任由调查组评说。省长指示:实事求是地汇报,好就是好,孬就是孬,盈就是盈,亏就是亏,千万别说假话。

回去之后,我组织力量,按照通知要求搞了1个总体汇报、16个单项汇报材料,另外搞了六个说明共20多个汇报材料。 1996年2月3日,国务院调查组如期而至,洪虎同志带着9个部委21个人,其中16个司局级以上干部,浩浩荡荡到了诸城。宋法棠常务副省长带领我们诸城市委全体常委到潍坊机场迎接。那一天是腊月十五,北风呼啸,天特别冷。站在机场跑道上等飞机降落的时候,我觉得骨头缝里都发凉。

调查组到了诸城,只用两个小时听了我的汇报,然后背靠背地调查。他们分了若干小组,白天出去跑,去哪里,干什么,找谁谈,我们都不知道。晚上就在会议室集合,灯火通明到深夜,一干就是八天。2月10日向潍坊和诸城两级党政领导班子通报诸城调查情况。洪虎主任讲:“经过调查,我们对诸城市的改革基本上是肯定的。诸城的改革,方向是正确的,做法是稳妥的,效果是显著的,群众是满意的。当然,改革仍在发展,有些做法需进一步规范和完善。” 他又逐个解释,所谓方向正确,就是他们按照十四大和十四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改革是朝着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方向走,符合三中全会的精神;所谓做法稳妥,就是诸城的改革,力度这么大,面这么广,但是非常稳定,整个改革过程当中,没有出现一起职工上访闹事,没有一个职工下岗;所谓效果显著,就是诸城市通过企业改革,极大地调动了干部职工的积极性,生产快速发展,效益显著提高,对国家的贡献明显增加,职工的收入大幅度增长;所谓群众满意,就是我们在调查过程当中走了很多企业,也走了很多其他的地方,接触了方方面面的人,让他们说真心话,我们感到绝大多数的同志对诸城采取的这场改革是比较满意的,是赞成的。洪虎同志总体评价后,七个组的负责人分别发言,对我们的改革进行评价,提出了改进和完善的意见。联合调查组又向山东省委省政府做了情况通报。后来这个《调研报告》正式成稿,一个总报告、七个分报告共73页。中央政治局领导同志听取了汇报。

1996年3月22日,朱镕基副总理亲临诸城考察。陪同的领导和专家有:国务院副秘书长周正庆、国内贸易部长陈邦柱、国家经贸委副主任陈清泰、国家体改委副主任洪虎、财政部副部长国有资产管理局长张佑才、供销合作社副主任马李胜、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等共26人。朱副总理进城后直接去企业,第一个到了针织厂。下车直接进车间,边走边问企业情况,不时停下与职工交谈。第二个企业看的是北汽福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当时这个企业除了生产农用车,已经开始生产轻型卡车,质量不错,他看了很高兴。朱副总理一行在诸城待了三天三夜,亲自跑了十多家企业,都是随机点名,不让我们提前安排。还让我们提供了100家企业的原始财务报表,了解面上企业情况。

朱副总理先后召开了5个座谈会。首先是两个市属企业座谈会,共有20家企业参加。然后是两个乡镇企业座谈会,会场就设在车间里,从附近小学校里抬来的课桌板凳。3月份的天还很冷,他穿着棉大衣,与企业干部职工一谈就是半天。3月24日最后一次座谈会,他亲自主持。陈清泰、吴敬琏、周正庆、张卓元、陈邦柱同志依次发言,然后他即席发言,没有稿子。他主要讲了三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个问题讲抓大放小。他说:什么是诸城经验?它的意义在什么地方?我认为,要叫诸城经验,就在于诸城市在山东省委省政府、潍坊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采取多种形式,把国有小型企业搞好了,或者说基本上搞好了,搞出效益来了,如果全国都搞成这样子,那就好了。意义就是认真落实了中央抓大放小的方针,取得了明显的效果。放小,中央讲的是放活,不是放松、放掉,包袱想甩也甩不掉。诸城的可贵之处就在于把国有小型企业放活,不是放松,他们抓得很紧,不是一卖了之。小企业抓不好,社会是个很不安定的因素。山东省推广诸城经验,就要推广他们多种形式搞活小企业。第二个问题主要讲股份合作制。他说,在诸城搞活小企业的多种形式当中,有一种是把企业的净资产卖给企业内部职工,这种形式也把企业搞好了,因此可以继续试点下去。不要把它抬得太高,也不必争论是股份制还是合作制,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十四届三中全会已经明确,小企业可以卖掉,不能把这个叫私有化。把大型企业掌握在国家手里,就是坚持了社会主义。党的政策允许发展私有经济,外国的私有经济跑到中国来可以,我们的小企业怎么不能卖掉?小企业不掌握国家命脉,不影响公有制为主体,没问题,大胆试,怎么试都行,怎么买都行,一个人买一百万也可以。试下去,多种形式试一试,不要害怕,出点问题也不要紧,逐步完善就行了。对你们的改革,有两点我不赞成。第一,不赞成把卖的钱交给国资局统一运营。第二,大量分红我不赞成。现在企业很困难,可以把它留给企业作为流动资金,增强自我发展的能力,或者留在企业里扩股。我不赞成的,也不是要你马上就改。第三个问题讲政府职能转变。他说改革重要的是把企业放活,行政干预不能太多。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关键是监督配好领导班子,把关系理顺,不能还是一个人说了算。管得太细的危险就是始终脱不了钩,说是改制了,还当成是国有企业,还要出问题。

朱镕基诸城之行在全国引起了很大震动。1996年,全国有1600多个考察组到诸城考察,其中有八个省的党政主要领导同志。

(责任编辑:admin)

  最新新闻

东体在线官方互动合作社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2002-2010 Oriental Sports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东体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0208321号

已关注 已关注
回顶部  |  最大化